《擺上枱》第1集

2018-06-01 21:41:08

文/屈穎妍

梁天琦旺角暴動案,有幾件事值得大家反思:

一是,梁天琦雖然暴動罪成,但煽惑暴動一條罪卻甩了,這個很重要。當日大家明明在電視上清楚看到他和黃台仰煽動大家掟磚、襲警、衝擊,事後,梁天琦亦因為帶領暴動有功,在新界東立法會補選中拿下黃絲支持者六萬多票,如果不是旺暴,一個2016年才大學畢業的學生,為什麼拿的票會比政壇打滾幾十年的長毛多?所以,梁天琦是因為旺角暴動一舉成名的,他因為旺角暴動,可以去英國國會演說、有英國御用大狀和國會議員幫他寫求情信、還可以去美國哈佛大學做研究……這足以證明,他與一般暴徒不同,吳靄儀在求情信中說:梁天琦是她從政30年見過最優秀的政治人才。即是說,他不非一般的暴徒,他是出色的領導者。

他和黃台仰事後在本民前的網台節目好清楚咁承認:「如果冇群眾H支持,唔會有初一囉。」即是說,你們這些無名無姓無人識的甲乙丙,是他們紮職的棋子。然而,法庭的裁決,卻把他等同街上掟磚的甲乙丙,那麼,真正的甲乙丙nobody,當你看到領頭人同你罪就一樣,但功就他領,唔知你們會不會醒一醒?發現自己做左傻仔、做左炮灰呢?

二是,判決之後,一眾政客、黃媒大肆褒揚,說梁天琦「勇於承擔 不放棄香港」,他的辯護律師甚至說,是我們這一代人貪圖逸樂不作為,欠他們這代的,是社會的錯。

如果,掟磚襲警是因為社會的錯,那葉繼歡打劫都係社會的錯,因為社會貧富不公,葉繼歡老豆點解唔係李嘉誠;林過雲姦殺都係你社會的錯,因為男女失衡,令林生識唔到女仔……犯法就係犯法,如果社會的錯可以用來解釋罪行,那我們可以把法律書通通丟掉了。

所以,不要輕易說承擔,你的磚頭讓社會承擔了苦果;不要說美麗的話「不放棄香港」,我們請你「放過香港」就真。

三是,這案子讓我們反思,在一個沒有是非對錯,沒有理性沒有common sense,只有立場顏色的社會,還是否適合用陪審員制度來審理政治案件。

記得其中一個被告作供時,警員指當時要求他出示身份證,他不給,並辱罵警員,辯護律師竟然對警員說:「可能你地抵鬧呢!」法庭上的人,可以忘了法律,可以充滿偏見,我們的法治,是否已受立場動搖呢?

今次陪審員的判決,五名被告中,只得梁天琦和第三被告盧建民暴動罪成,其他不是罪名不成立,就是未達成有效裁決,或重審、或脫罪,執法者辛辛苦苦把暴徒拉回來搜證控告,幾個人的決定一下子就放走了一半。香港,還有法治嗎?還是已開始步進人治了?